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地方政协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优势和路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政协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要适应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以改革思维、创新理念、务实举措大力推进履职能力建设,努力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发挥更大作用。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治理的重心在基层,社会治理的难点也在基层,地方政协要充分发挥政协职能作用,更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积极参与解决基层社会治理的痛点难点堵点问题,形成基层社会治理的强大合力。 

地方政协参与社会治理的独有优势 

(一)制度安排优势 

政协章程关于人民政协性质定位明确:“人民政协是统一战线的组织,是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机构,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实现形式,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鲜明特点。”这个职能定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安排。中国共产党通过政协这个制度安排,能够与各民主党派、各团体、各民族、各阶层、各界人士建立最广泛的联系,凝心聚力,广纳真言,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共谋良策,齐心协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各级政协委员分布在不同界别,接触面广、接触层次多,尤其是与基层群众和生产一线联系紧密,有着人脉广、接地气的优势,对社会各阶层,特别是基层社会了解深入。这种体制优势能极大提高政协委员建言献策的精准度和操作性、参与基层民主协商的融入性和接受性,参政议政也更有针对性和指导性。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通过的政协章程修正案,增加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进一步丰富了政协制度内涵,这为各级政协参与社会治理提供了基本遵循。地方各级人民政协应把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作为全部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彰显地方政协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要地位。 

(二)协商民主优势 

人民政协从成立之初,开展政治协商就是首要职能。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作出了人民政协是协商民主“专门协商机构”的重要论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进一步强调要发挥好人民政协专门协商机构作用。政协从成立至今积累了丰富的协商经验,创建了多种多样的协商模式,有助于转化为社会治理中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的协商机制。社会治理涉及方方面面,党委、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在社会治理过程中既需要行政化的管控和约束,也需要多元主体自由、平等地参与协商。在社会治理过程中,决策部门通过与政协充分协商,可以广泛吸纳各界意见和建议,促进治理决策的科学性、民主性和可操作性。政协以提出意见、批评、建议的方式对党委和政府社会治理工作进行协商式监督,可协助其解决问题、改进工作、增进团结、凝心聚力。 

(三)界别齐全优势 

政协作为统一战线组织,从广义上讲,政协界别齐全的最大特点在于工作范围涉及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人民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另外,各政协参加单位几乎囊括了所有的行业界别,政协的组成人员多元,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各行各业,联系着身边众多的群众,他们反映的意见建议具有代表性强、联系面广、包容性大的优势。社会治理综合性特点突出,政协界别与基层社会治理多元性相耦合。同时,政协各界别专业性特点也很突出,与社会治理专业化要求有很强的关联性。政协界别的广泛性和专业化,以及界别间的协调融合机制,有利于整合基层社会治理的各类资源,激发基层社会治理的强大合力,促进基层难点问题的解决。 

(四)渠道畅通优势 

政协的制度设计本身就是一条畅通的“下情上达”和“上情下达”的双向渠道:政协可以广泛收集和整理不同阶层、不同领域对于社会治理决策和执行过程中的意见和建议,能够将社会中的不同诉求汇集转达给党委、政府,从而提高社会治理决策的科学性、民主性。同时,政协也可以为中央大政方针和各级党委、政府决策贯彻实施做宣传解释和监督工作。政协委员和政协各参加单位,通过开展富有成效的活动,向各阶层、各领域和广大群众进行宣传解释,从而保证党委、政府各项方针政策能够得到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地方政协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具体路径 

(一)以“三融入”突显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主动作为 

一是自觉将参与社会治理融入政协职能工作,统一协调推进。地方各级政协将参与社会治理列入工作计划,与全部职能工作统一部署、统一安排、统一督办,并作为履职考核的重要内容。二是把政协民主协商融入基层社会治理协商民主,寻求有机统一。地方政协应把自己在实践中积累的民主协商经验,应用于指导基层社会治理的民主协商中,组织多元主体共同参与,进行民主、平等的协商讨论,以化解矛盾和增进共识,促进科学民主决策的协商理念。三是融入基层社会治理多元主体,发挥引导作用。在市县层级,地方政协可以通过本级政协、政协界别、政协委员三个主体代表的不同层次,分别在区域宏观、区域中观、区域微观层面的社会治理中发挥参与主体作用,以发挥基层社会治理的综合效应。 

(二)以“走基层”做实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有效平台 

一是开展“政协委员走基层”活动。通过开展“政协委员进社区”“乡村振兴,委员同行”等活动,建立委员与结对社区、村适时互动的机制。二是推广“政协委员工作室”的工作机制。“政协委员工作室”应该作为一个普遍性的工作机制予以固化,它能使政协委员“走基层”进化到“驻基层”的效果。三是扩大政协委员走基层范围。将委员进社区、进农村扩大至进企业。政协通过与工会等群团组织的密切配合,承担利益双方的民主协商工作,维护好双方正当权益,努力实现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四是创新委员与群众的互动方式。鼓励政协委员通过网上工作室等形式,与群众适时互动。五是探索远程民主协商会诊机制。借助新媒体技术,仿照医院通过网络邀请专家对重难急病患者进行会诊模式,解决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点疑难问题,达到资源的有效整合。 

(三)以“三参与”发挥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能动作用 

一是邀请群众参与政协会议。地方政协可以尝试邀请市民、网民、外来建设者代表参加政协会议,接受他们的建议,必要时还可以专门组织市民、网民、外来建设者座谈会,让群众真正走进来、融进去。二是主动参与基层民主决策。探索市县政协委员列席乡镇和部门领导班子工作会议制度,使委员能够真正了解并参与一些重大政策和工作举措决策。三是主动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制度化建设。依托法律界别委员专业知识优势,帮助基层制定完善各种民主协商规则和办事流程。在目前我国基层社会治理法律法规尚不健全完善的情况下,能有效弥补基层社会治理无章可循的不足。 

(四)以“聚合力”强化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联动效应 

人民政协为人民,地方政协更要走好群众路线,通过各种方式,在各个方面同群众进行协商,使协商民主下基层、进社区,同时通过深入调查研究,出实招、献良策,引导群众积极参与社会治理,充分发挥政协组织的黏合作用和协调作用,促进提升多元主体特别是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一方面,地方政协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形成社会治理的良性互动和多方联动机制;另一方面,在直接参与中,充分发挥地方政协政治把握能力、智力支持能力、调查研究能力、联系群众能力和合作共事能力,参与解决基层治理中的协调机制问题,找到社会治理的最大公约数,画出社会治理最大同心圆。 (罗炳祥 韩云 沈欣 李志)